合作案例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洛阳维度能源产业园有限公司

电 话:0379-63003033
手 机:0379-63003034
地址:中国(河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洛阳片区高新技术开发区河洛路215号瑞泽大厦
乘车路线:88路、39路 河洛路侯天路口站 下车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动态

向墨西哥征税引发美国炼油业“恐慌”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6-11 浏览次数:126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美国的“后院干预”正在从委内瑞拉转向墨西哥。


9.jpg



炼油商遇“寒冬”


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30日宣布,从6月10日起对墨西哥输美产品征收5%的关税。白宫办公厅主任马尔瓦尼随后表示:“如果墨西哥政府无法或不愿协助解决南部边境情况,关税将在7月1日升至10%、8月1日升至15%、9月1日升至20%、10月1日升至25%。”

      鉴于未来4个月征税比例或将逐步上调,美墨多个行业的贸易活动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石油和天然气领域受扰尤甚。当前,美本土重油供应出现短缺,对墨征税恐将给美进口墨重油带来负面影响,进而导致墨西哥湾沿岸以重油为精炼原料的炼油厂面临“生存危机”。

      对美炼油商而言,政府发动制裁致使他们失去了委内瑞拉的重油,而加征关税又让他们即将失去墨西哥的重油,这似乎意味着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即将陷入本土重油供应“寒冬”。

      彭博社报道称,美国最大炼油商瓦莱罗和大型独立炼油商PBF Energy将是受负面影响最深的本土炼化业者。5月31日,瓦莱罗和PBF Energy股价同时出现下降,降幅分别达4.7%和6.1%。

      美国第二大炼油商菲利普斯66和马拉松原油公司因为原油来源多元化,受影响程度相对较小。此外,壳牌和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在德克萨斯州合资创建的Deer Park炼油厂以及荷兰利安德巴塞尔工业位于休斯敦日产能26.8万桶的Houston Refining炼油厂,也都是墨重油的主要消费方。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Deer Park、瓦莱罗、雪佛龙、Houston Refining以及菲利普斯66是美国5大墨重油进口者,2月他们分别进口了14.8万桶/日、11.3万桶/日、10.8万桶/日、8.6万桶/日、7万桶/日的墨重油。 

      据了解,墨西哥重油主要是重质高硫的玛雅原油,Deer Park作为这一重油的美最大进口者,其加工后的大部分成品油主要出口回墨西哥。由于Pemex的“合同承诺”限制了重油进口和成品油销售的灵活性,使得Deer Park只能“被迫”直面美征税的行为,高价进口墨重油的代价就是可能将陷入亏损运营。 

      美国金融服务公司高宏集团分析师Jason Gabelman表示,美国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实施制裁使得国际市场上重油收紧,此番再对墨重油“施压”,无疑将给美炼油商和石化产业投资者带来极大冲击,预计对炼油厂的负面影响将从第三季度收益中开始体现。 

      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分析师Ixchel Castro则强调:“玛雅原油价格上涨将挤压美炼油商的利润,尤其是那些已经达成了长期销售合同或试图在成品油市场以低价竞争力取胜的炼油商。”


利润率恐“砍半”


 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加征5%的关税会使玛雅原油的每桶成本增加3美元。芝加哥石油分析公司数据显示,美炼油商使用玛雅原油加工成品油的利润率为6.86美元/桶,关税将使玛雅原油进口成本增加,进而导致炼油利润率或砍半。 

      标普全球普氏指出,5%的关税将使美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利润率从5月的8.09美元/桶降至4.95美元/桶,10%的关税将使利润率降至1.80美元/桶,25%的关税将使利润率降至每桶负7.63美元,这意味着炼油厂只能亏本运行。 

      美墨西哥湾沿岸的炼油厂设备“适用于”重油加工处理,但由于原油的品质与其比重成反比,炼油厂在加工成品油之前还需要对重油进行杂质和水分的去除,这笔费用不容小觑。据了解,玛雅原油含硫量高达3.5%,含有较多的杂质和水分,这意味着美炼油商的利润空间将随着征税的开始而变得更窄。

      美向墨征税的举措并未给本土市场带来正面影响,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陷入2011年以来最长周跌幅,其中电信、科技和油气等板块引领股指走低。此外,国际油价也因此出现动荡。油价网汇编数据显示,WTI和布伦特原油的价格在5月最后一日均出现下滑,前者跌至2月中旬以来最低点53.50美元/桶,后者则几近跌破60美元/桶。

      路透社报道称,颇具影响力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准备通过法律途径挑战特朗普政府对墨征收关税的行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寻求一切可能的途径予以反击,此举将使美企、农民和消费者付出极大代价。”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政策官Neil Bradley表示。 

      “对墨西哥产品征收关税,特别是原油,将提高美国消费者能源成本,同时将使美炼油行业处于劣势,并危及《美墨加三国协议》的通过。”美国燃料及石化生产商协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et Thompson强调,“我们敦促政府不要给美最重要贸易伙伴之一的墨西哥征税。” 


能源贸易“相互牵制”


对于美方举措,墨西哥总统洛佩斯表示,在采取任何报复措施之前,墨西哥将尝试与美政府就5%关税进行谈判。“双边关系中的所有冲突都必须通过谈判和对话来解决,而不是采取强制措施。”他公开称,“事实上,我们有多种选项可以对美国实施反制关税报复。”

      标普全球普氏指出,美墨能源贸易实际上处于一种“相互牵制”状态。一方面,美国自制裁委内瑞拉之后,已经越来越依赖墨西哥和加拿大的重油,玛雅原油更是已经成为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最大原料进口源,征税导致的运营成本上升恐间接影响美成品油出口。另一方面,墨西哥是美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成品油出口的首选目的地,且墨西哥电力和工业对美天然气进口依赖颇重。 

      EIA数据显示,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3月日均进口玛雅原油60.3万桶,远远超过第二大来源加拿大的日均50万桶、第三大来源哥伦比亚的日均24.6万桶。墨西哥湾沿岸炼油厂3月向墨西哥日均出口成品油114万桶,占该月总出口量的27%。阿格斯指出,去年墨西哥占美国汽油出口总量的56%,柴油出口总量的23%。

      墨西哥如果采取报复性关税反制措施,不太可能围绕美天然气领域展开。标普全球普氏指出,去年墨本土天然气日产量约为27亿立方英尺,但该国仅工业日均天然气需求就达到24亿立方英尺,占墨西哥总天然气需求的30%。

      虽然墨西哥努力扩大LNG进口量,但仍然无法与美管道天然气进口规模比肩,去年美天然气出口量占墨天然气总供应量近60%,较过去5年增长26%。鉴于墨西哥天然气需求增长源于人均电力消耗、天然气发电和工业制造业增长,标普全球普氏分析师预计,未来5年墨每日约6亿立方英尺的LNG进口量将被美廉价管道天然气取代,到2020年墨日均进口美天然气将达到64亿立方英尺,远超过年初至今的日均47亿立方英尺。


本文是【http://www.lywdny.com 洛阳维度能源产业园有限公司】原创,转载时请务必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出处

地 址:http://www.lywdny.com/home-newsinfo-id-66.html

0
Tag标签: